榛子是不丹的新寵?不丹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是一個擁有75萬名居民的內陸小國,以其壯麗地形、根深蒂固的精神文化和國民幸福指數(GNH)而聞名 —— 而不是榛子產量。可是,隨著不丹第一家100% 外國直接投資公司(FDI)重塑榛子的全球供應鏈,這個情況可能會改變。透過將利潤和意向一致化,Mountain Hazelnuts (MH) 以佔領全球70億美元榛子市場的3%為目標,並希望顯著增加不丹15%人口的收入。

背景

公司簡介

Mountain Hazelnuts (以下省略為「MH」) 總部位於蒙加爾的林果曼(不丹東部),是一家具有遠大抱負的影響力企業, 希望在最近向世界敞開大門的新民主王國發展世界一流的榛子產業。為此,公司正在休耕地和退化土地種植1千萬棵榛子樹。

MH由Daniel Spitzer及其妻子Teresa Law於2008年創辦,願景非常明確:為弱勢社區的小農民提供長期收入來源的同時,為投資者提供公平、可持續的回報。透過這個創新的商業模式,這家農業企業創建了一個具包容性和環境可持續性的價值鏈,減少居民從農村遷移至城市,同時防止土地侵蝕,對抗氣候變化。

該公司已經成為不丹最大的私營機構,雇用了800名直屬員工,同時支持大約1,200名為公司提供產品和服務的企業家。Spitzer解釋道:「不丹現時有10%人口與我們公司有關聯,包括種植者或是榛子價值鏈的參與者。」透過發展世界一流的榛子生產,這家合資企業被認為是商業和社會的雙贏。雖然財務回報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實現,但MH在社會和環境的影響力已經得到充分認同。

社會問題

在過去30年中,不丹的農村人口流失率十分高。最新的人口普查顯示全國人口的22%已經從農村遷移至城市中心。這種大規模的遷移與城市的現代生活條件和間中對更吸引經濟前景寄予的厚望有關。實際上,不丹的貧窮問題很大程度上是一個農村現象,而農業主要是自給自足的農耕。因此,2017年有11.9%農村人口處於貧困之中,而城市地區只有0.8%。

透過多年來的政府福利計劃,農村情況已經大大改善,但農民仍然很少有機會能賺取現金收入。目前人口的62%仍居於農村地區,大部分遷移到城市的人口是介乎25至29歲、在城市尋找就業和進修機會的年輕人。這種內部遷移令很多村莊空置,削弱了國家中人與人之間的緊密聯繫和充滿凝聚力的社會結構。

環境問題

不丹是全球生物多樣性最高的國家之一,是過千種動植物物種的家園。但是,刀耕火種的種植方式和人口壓力導致了森林砍伐,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系統。

退化土地的侵蝕速度比森林地區快5至50倍。重要的表土被季候雨沖走,變成河中淤泥。山坡變得不穩定,令生產力下降,水質亦同時變差。整個過程會釋放原先被樹木和土壤隔離的二氧化碳到大氣層中,加劇全球暖化。

商機 —— 榛子市場

榛子的用途廣泛,包括能製造糖果以至美味佳餚。榛子同時是全球第二大最有價值的堅果市場,每年全球榛子需求超過80億美元,僅次於杏仁。預計直至2026年,預計榛子需求將每年增長5.9%,這是因為歐洲人對榛子具抗氧化的特點越發看重,而中國對榛子製零食的胃口亦不斷增長。

榛子需要特定條件才能生長,當中包括夏季的日光照射、清爽的冬季和中海拔的氣候。即使宏觀全球,榛子的供應仍只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土耳其的產量雖佔全球供應70%以上,卻基本上依賴勞工密集和低產量方法,而其他生產量遠低於土耳其的國家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國。

不丹的農業氣候條件非常適合榛子種植,令榛子成為當地的土產。但在MH 介入前,不丹從來沒有將榛子種植商業化。

商業機會 —— 從PTP到MH

MH 以 Spitzer之前在中國的合資企業人造林製品集團(PTP)為藍本。跟MH非常相似,PTP鼓勵農村農民在喜馬拉雅山的退化山坡上種樹,而PTP就在那裡生產可持續的木材產品。這家以使命主導的公司(2004年賣盤)在當時取得空前成功,為投資者帶來3倍回報之餘,更讓種植了2億多棵樹的70萬當地農民受惠。

Spitzer 和 Law 試圖複製PTP的模式,首先考慮在中國西部開展業務,但2008年的四川地震將他們的計劃轉向不丹 —— 而且正正是好時機。不丹王國當時剛進行了第一次民主選舉,並正考慮開放國際投資。借鑑他們在PTP的經驗和實踐,他們認為可以在榛子這個有利可圖的縫隙市場中,與相對低效的全球生產者競爭。

商業模式

MH的商業模式建基於與農村農民建立一套共同義務。公司一方面為種植者免費提供在公司最先進苗圃種植的樹苗,而另一方面種植者則受合約約束,在沒有商業用途的休耕地或退化土地上種植。MH亦會提供有關果園管理的培訓和支援,從而培育榛子作物。當樹木結出果實,種植者便會將榛子收成帶到收集點,以保證最低價格賣給公司。

這種模式非常適合不丹的社會經濟狀況。相比起其他經濟作物,榛子不需要農民作巨大的前期投資。這個模式亦具包容性:沒有合適土地的人可以向政府租用土地。往往較少受惠於經濟保障的婦女或老人亦能照料榛子這種不太需要保養的作物。增加的收入非常可觀:一個普通果園預料能使一個典型的農村家庭收入翻倍。

透過改善參與種植者的生活,MH有助減少遷移至城市的農村人口流失,維繫當地社區。公司亦幫助建立了一個更包容的社會,為財政最脆弱的人提供經濟機會。此外,所種植的樹木能充當擋土牆,穩定土壤,減少侵蝕並淨化水源。樹木更能吸入二氧化碳,對抗氣候變化。

MH與不丹王國(RGoB)的長期合作進一步加強此積極正面影響,以公私社區合營形式運作,將公司、RGoB和廣泛社區的利益一致化。

「時代已經變了。在我們創立人造林製品集團時,你不能談論共享價值,否則你將被視為一個不能作出必要的艱難決定來提升業績的弱者。」Spitzer說道。傳統資本主義曾經是企業的最重要和最優先事項,但創造共享價值(CSV)正越趨受人關注,作為透過解決社會問題來創造競爭優勢和應對未來挑戰的商業策略。

MH是创造共享价值(CSV)所誕生的企業。自成立以來,公司試圖將積極社會影響整合至其商業模型的核心,超越有限度的企業社會責任(CSR)和「不傷害」做法。

業務建基於3層目標:為投資者帶來公平回報、為合作社區帶來具吸引力的福利、和對環境帶來正面影響。公司的承諾是「透過在這幾方面的出色表現來證明其存在價值」。盈利是整體成功關鍵,全因它能保證業務的可持續性和可拓展性。

MH在兩個層面上創造共享價值:重新定義價值鏈中的生產力,和促進當地集群發展。首先,公司解鎖了未開發的資源,以低成本、高品質的方式進行耕種。它建立了創新的供應鏈,提供全面可追蹤性,並使所有持份者得益。其次,公私社區合營的夥伴關係令公司與不丹政府及其人民緊密聯繫,因而產生協同效應,促進當地的經濟發展。該地區吸引了新業務和服務(例如新銀行分行和學校),改建了基礎設施,就連當地人之前無法獲取的世界性技術也被傳授到當地,從而創建了一個發展蓬勃的社群。

挑戰

夥伴合作關係

夥伴合作關係是CSV的關鍵,但並不容易實踐,尤其在全國規模上。「在瞭解備忘錄獲批准前的6個月內,我們進行了大概200次會議,當中包括政府部長、國會議員、公務員、農民代表和高級精神領袖等不同團體。」Law記述道。儘管MH的背後理念與GNH的概念相共鳴,但在一個還在學習民主和國際投資的國家中,還是需要多個月的談判和信任建立。

Spitzer和 Law提出了MH作為公私社區合營的想法,與農業和森林部進行了詳盡的可行性研究,為與RGoB建立開放和互相合作的夥伴關係奠定基礎。投資者為了表明他們對CSV的堅定承諾,將公司20%的淨利潤抵押到榛子信託基金,從而為不丹的社區、文化和環境帶來福祉。

除了國家政府外,MH還與不同的持份者(從種植者到國際投資者)進行對話,確保他們的目標能保持一致。公司為每個團體制定了針對性的方法,定期提供有關MH的願景和進度消息。除了這些「正式」的溝通渠道,公司還與當地的主要持份者建立了一個全面的「非正式」關係系統。

MH確認了兩個主要的持份者群組:當地政府分支機構(公司在不丹20區當中的18個區營運)和種植者及其工作所在的社區(包括修道院、尼姑庵等)。公司已經在每區訓練了一個強大的管理網路,領導當地團隊。MH部署了150名在地伸延的員工,每60天拜訪種植者一次,以提供果園管理支援並收集數據,另外更有300名社區種植者領袖(領導他們所屬社區的農民)。再者,MH開發了一個創新的手機應用程式,取名為「田園夥伴(Field Companion)」。這促使了與種植者的直接交流,令種植者和MH能更流暢地溝通,和及時解決農作物的問題。

融資

融資3千萬美元的影響力企業是另一個主要挑戰。為了證明這項目的可行性,Spitzer 和 Law自己投資了公司首5年的發展。MH隨後依靠混合融資,將公共、慈善和私人資金混合,以實現最大的社會影響。低於市場利率的公共融資可以緩解風險,並提高投資回報,讓私人資金可達槓桿效應。正因如此,混合融資為投資者和社區帶來的正面成果,普遍用於邊境市場。

曾透過一系列貸款和股權融資注資於PTP的國際金融公司(IFC),在進行盡職調查後有興趣投資於MH,但雙方卻未能就交易結構達成共識。直到全球農業和糧食安全計劃(GAFSP)參與項目,提供混合融資方案後(在傳統股權和貸款間充當橋樑,從而減少整體財務風險),IFC和亞洲開發銀行(ADB)才能提出MH認為可接受的投資條款。

2015年,ADB將MH評為是全球「最佳企業融資交易」,與其他數十億美元的ADB交易相比,對於規模較少的公司來說是一項超卓的成就。MH的下一個發展階段亦近在眼前:它剛剛與Mirova/Natixis管理的聯合國中和土地退化基金(LDN Fund)達成900萬美元的劃時代長期融資協議。

影響力量度

利用有意義的數據來量度影響力是業務成功的關鍵。MH建立了完整的社會和環境影響力管理框架,當中包括所種樹木的數量、成熟果園的面積、農民收入的改變、和仍居於區內的青年比率等指標。根據這些指標,公司會每季度進行評估,利用所輸出的數據來調整運作,確保能達到影響力目標。

影響力量度是很複雜的事,MH經過多次調整其模型才能正式採用。例如,公司積極評估它對性別平等的影響力,但最初並沒有女性員工和女性種植者的個別數據,令就業機會得以提升和女性生活水平得以改善的界線變得模糊。MH加入了Business Call To Action (BCtA) 的 影響力倡導者計劃(Impact Champions Programme),設計了一個強大的影響力管理框架,並更深入地了解公司業務為不同持份者群組帶來的不同影響。這同時令決策得以改善,為公司和持份者帶來價值。

Law指出:「在喜馬拉雅山從零開始建立商業行業不是膽小者的茶!但在商業世界打滾了將近30年後,Daniel 和我有種『什麼都見識過了』的感覺,希望同心協力去做一個有意義的項目。Mountain Hazelnuts結合了我們的許多興趣:強化社區凝聚力、解決婦女問題、擴大農村服務、應對氣候變化。我們每天都抱著冒險精神來迎接新挑戰。」

結果

數據

到目前為止,MH已種植700萬棵樹,並有望實現其種植1千萬棵樹的目標。公司目前有12,000名種植者,在2019年有24公噸的榛子收成,預計收成高峰期將達40,000噸榛子,此舉將令不丹成為世界五大榛子出口國之一。

MH為不丹經濟帶來顯著影響,預計出口將增長10%,佔實際GDP超過5%。公司已經改善了不丹10%以上人民的生活水平,並正朝著建立更包容社會的目標進發。

MH將近半數的員工為女性,而公司亦已為超過4,000名作為一家之主的女性提供金融知識培訓。在環境方面,公司已經在超過7,000公頃的原休耕地和退化土地上種植樹木。在整個項目的週期中,所種植的榛子樹將吸入總計800萬噸二氧化碳。但是,這些成果都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公司所帶來的整體影響已滲透至社區發展的核心。

展望未來

未來,MH計劃透過青年參與和生計計劃(YELP)擴大它的覆蓋範圍。計劃仍在實驗階段,目的是培訓失業青年在為期12個月的實習期間經營農業業務。這包括在公司的價值鏈中支援MH的營運,同時使不丹農業受惠。在此規模上,MH預計每年將培訓多達100名失業青年。

在營運層面上,MH計劃擴大現有的加工廠,為全國數千名種植者開發電子支付系統,並制定出口物流以確保其大量優質榛子能送到消費者手中。接下來的幾年將會是MH確立成為 「不丹品牌」主流產品的關鍵。

公司更希望複製其效果已獲證明的模式。在國內層面上,MH正與美國國家開發計劃(UNDP)探索將其創新技術和營運模式 (例如「田園夥伴(Field Companion)」應用程式)擴展到相關RGoB部門的可能性。在國際層面上,公司為於非洲以農業為主的社會企業提供技術創新培訓,目前正在其他喜馬拉雅國家(例如尼泊爾和印度錫金)測試其商業模式。

啟發及CSV

MH致力啟發其他影響力企業。除了卓越的技術創新外,公司亦希望其長期公私社區合營的夥伴合作模式能夠複製在其他地方。

MH是創造共享價值的極佳例子,在解決社會環境問題的同時,亦為投資者帶來公平回報。透過將利潤和意向一致化,公司致力改善在偏遠喜馬拉雅王國缺乏服務的社區中,成千上萬人民的生活。

社會得益 商業得益

生活水平得以改善 – 影響力不丹人口的10% (目標是 15%)

盈利 – 2025年預計收益將達5000萬美元,並且種植者和MH都有可觀的利潤率

不丹出口增長14.9%,實際GDP增長5.7%

市場佔有率– 成為全球五大榛子出口國之一

更強大的社區– 減少農村人口流失,保留社區

混合融資 – 更好地獲得資金,確保更快的發展

對抗氣候變化 – 種植700萬棵樹木(目標:1000萬),在樹木整個生長週期中吸入總計800萬噸的二氧化碳

強大的夥伴合作關係– 透過與政府和社區的緊密聯繫提高業務韌性

本地生態圈 –  修復7,000 公頃的山坡(長遠目標:10,000+ 公頃)

全面可追蹤性和優越品質 – 對歐洲市場尤其有價值

包容社會 – 賦權6,256名婦女 獨特價值鏈 – 行業的差異點
Read more Case Stud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