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能再逃避的问题:香港迫切需要新的循环经济模式

共享价值计划香港研究和内容协调员Olivier Fribourg

A trip to the landfill

八月初,共享价值计划香港 (SVIHK) 带领二十多名企业代表进行了循环经济的实地考察。这次考察的目标单纯但富有野心 — 在我们的发展循环经济主题倡议启动三个月后,我们期待透过实地考察激发参与者的热烈反应,从而触发我们的合作公司发生改变。

可以肯定的是,当天所有的二十八名参与者回家时都心情复杂。我们对每天产生的垃圾数量感到震惊和忧虑,这些垃圾或被埋在地下或被堆放在地上,其中只有三分之一会被回收 ¹。我们以前都曾经听说过有关香港垃圾的情况;然而,这一次它就在那里,在我们眼前,在我们周围。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了拥有社会企业梦想的个人的力量,并深受鼓舞。虽然最初只有有限的知识和资源,但凭着坚定的决心和奉献精神,在短短几年内,也有可能做出改变,可以将大多数人认为毫无价值的材料变成漂亮的家具。观念是可以改变的。价值是可以被重新赋予的。我们可以令经济循环。

垃圾山还是机遇之地?

 

我们的行業合作伙伴苏伊士环境集团(SUEZ) 热情地邀请我们参观位于屯门西北部的新界西垃圾堆填区(WENT)。

香港每天产生一万二千吨城市和固体废物 (MSW),在亚洲城市中位居前列。根据环保署 2020 年的统计,WENT 的每日堆填量达到六千四百吨,足以证明其重要性。如果没有被回收,固体废物被丢弃后,就会先在七个垃圾转运站之一短暂停留,然后通过货柜船或陆路被运到堆填区进行掩埋。

当你面对堆填区时,它看起来像一座占地一百一十公顷的垃圾山,上面覆盖着一层亮蓝色的防水布。香港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垃圾堆填区,包括了 WENT在内,均由 SUEZ 营运。因为每天都会在表面喷洒除臭剂控制气味,堆填区的气味并不像我们预期的那么糟糕。

香港拥有两个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堆填区,包括了 WENT在内,这两个垃圾堆填区均由 SUEZ营运

 

在垃圾堆填区,SUEZ 帮助开展了多个循环项目。 其中有污水处理厂和天然气发电厂,将废物分解产生的气体转化为电力,供应堆填区和本地家庭使用。

我们驾驶到堆填区的顶部,感觉就像一群探险家踏上了新大陆。 站在这座人造的山顶上,尽管乌云密布,我们可以看到远处深圳的建筑,还有无数的生蚝养殖场漂浮在与内地接壤的海面上。

压土机正在移动垃圾,尽可能地压缩它,同时还有源源不断的货车继续开进来倾倒增加垃圾。 我们不禁想到,在这不成形的积压物的某处,正堆积着我们自己的垃圾。 在垃圾堆填区,我们在平日丢弃垃圾时通常不会多加考虑的垃圾变成了一个更加个人的问题。 我们立即理解到这种直线性的“拿来-制造-弃置”系统并不可持续。

WENT 将在几年内填满


WENT 预计将在 2026 年之前被填满²。 我们消耗太多,丢弃太多了。 现在是时候做点改变了。既然我们已经明白,那就应该告诉我们的家人、 朋友和同事们,直线性的系统不是一个选项。循环才是唯一的方法。 节省、再用、回收。

灵感生长在树上

我们在垃圾堆填区之后的第二个目的地是香港木库 (HK Timberbank)。这是一家于 2018 年成立的环保社会企业,其使命是赋予本地被废弃的木材第二次生命。本地木材经常被丢弃在垃圾堆填区而没有被考虑其潜力。

当我们到达元朗工业区时,首先让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新鲜砍伐的木材的香气。香港木库的创办人黄卓健先生 ( Ricci Wong)在他那 15,000 平方尺(约1,666平方米)的仓库门口迎接我们,那里有十几棵树木正等着被改造成漂亮的家具。

Ricci解释说“我们知道如何收集树木。树艺师和政府部门在发现一棵垂死或已倒下的树木时都会打电话给我们。”

Ricci边带着我们参观时边解释,他在创办香港木库前对木工一无所知,在大学时,他主修的是建筑和数码设计。 在仓库的一边,在最近被砍下的树枝和树干之间,有一个外形似潜艇的大型容器,用来烘干木材。 在仓库的另一边,三位艺术家正专注于他们的工作,钻孔、切割和打磨木材。Ricci说:“我通常是裸着上身工作的,因为夏天仓库里的气温是四十度。 但今天因为你们到访,我才穿上衬衫。”

“我们知道如何建造国际金融中心,但我们不知道如何处理一块木头。”
香港木库创办人黄卓健先生

我们走进有空调的陈列室,看到了令人惊叹的桌子、长凳和时钟。在这里,Ricci向我们讲述了他创立香港木库的故事,非常鼓舞人心。 2018年,台风山竹在山顶的马己仙峡道吹断了一棵四百年树龄的樟树。 “这棵树在明朝就已经存在”,他生动地解释。

该断树共重 14 吨,直径 2 米。没有人愿意接收处理它。Ricci只有两天的时间来决定他是否应该接收这棵断树并实现他的雄心,还是让当局把它当废弃物处理。其他人看到的是负担,但Ricci看到的是机会。虽然他花了一万元港币才把这棵断树放在货车上,但他从未后悔过。今天,你可以欣赏甚至坐在这棵断树上,因为它已被重新设计为在西贡盐田梓举行的盐田梓艺术节的樟木长凳展品。

山竹当日连根拔起约三万吨树木,其中 99.9% 最终被埋在垃圾堆填区。每年,香港从海外进口约三百吨木材,但也有相同数量的本地木材被送往垃圾堆填区。原因?

我们走进有空调的陈列室,看到了令人惊叹的桌子、长凳和时钟。在这里,Ricci向我们讲述了他创立香港木库的故事,非常鼓舞人心。 2018年,台风山竹在山顶的马己仙峡道吹断了一棵四百年树龄的樟树。 “这棵树在明朝就已经存在”,他生动地解释。

该断树共重十四吨,直径二米。没有人愿意接收处理它。Ricci只有两天的时间来决定他是否应该接收这棵断树并实现他的雄心,还是让当局把它当废弃物处理。其他人看到的是负担,但Ricci看到的是机会。虽然他花了一万元港币才把这棵断树放在货车上,但他从未后悔过。今天,你可以欣赏甚至坐在这棵断树上,因为它已被重新设计为在西贡盐田梓举行的盐田梓艺术节的樟木长凳展品。

山竹当日连根拔起约三万吨树木,其中 99.9% 最终被埋在垃圾堆填区。每年,香港从海外进口约三百吨木材,但也有相同数量的本地木材被送往垃圾堆填区。原因?人们不认为本地木材有价值,也不知道可以如何使用它。

Ricci 开玩笑说:“我们知道如何建造国际金融中心,但我们不知道如何处理一块木头”。这是既讽刺又令人不安的现实。他举了另一个例子,就是香港常见的榕树,因为它是柔软、有液体、粘稠的木头,我们不知道如何处理,结果就总是把它丢弃。但其实,榕木一经干燥,木质就会变得非常坚固和耐用。

2020 年,香港木库将三百三十吨本地木材转化为了商业用材料、家具和户外艺术装置。市民可以在K11 Musea、赛马会、全港各间咖啡厅和商店,以及香港政府环境保护署办公大楼欣赏香港木库的作品。

Ricci 想走得更远:他正在与本地大学合作,收集有关香港现有的四百种树木的数据资料。 目标是像进口外国木材一样认证本地木材。 日后,个人和机构将可以认识到香港木材的真正价值,并且减少对进口木材的依赖。 香港木库计划为商业机构提供建造建筑物和船只的原材料。Ricci 甚至渴望用他们收集到的木材建造一座两层高的房屋。

Ricci的热情和雄心是改变的绝对催化剂。 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出改变,并且受到影响的驱动。 他的旅程证明了大胆的想法加上勇气和努力可以创造价值。 这是我们希望带给合作伙伴公司的启发。

这次实地考察取得成果的秘诀是?

这次实地考察取得成果的秘诀是?

这次考察涉及到一个挑战。这个挑战高一百八十米,宽一百公顷,需要民间社会、企业和政府的共同努力。

这次考察邀请了一群有好奇心的人,他们渴望亲眼目睹这个挑战以及它的解决方案。

这次考察展现了解决方案。不同的解决方案有不同的形式和规模。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致力于将挑战转化为机遇。这就是共享价值计划香港(SVIHK) 通过发展循环经济计划而在努力实现的目标。我们正在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公司确定其供应链中的循环机会,并利用合作伙伴的力量来创建循环商业模式。这样做是因为我们认识到循环经济意味着繁荣的经济,组织、人员和生态系统都会在其中蓬勃发展。

我们非常感谢 SUEZ 向我们展示了他们在 WENT 垃圾堆填区为政府和为香港所做的极其重要和发人深省的工作。

我们还要感谢黄卓健先生为我们打开了他的仓库的大门。我们期待看到他和他的公司的未来。

² 香港固体废物监察报告,2019年的废物统计数字,环保署,2019年12 月 20 日。

关于 Olivier Fribourg

Olivier Fribourg 是共享价值计划香港的研究和内容协调员。 他于 2021 年 4 月毕业于麦吉尔大学,获得商业学士学位,主修可持续发展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