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能再逃避的問題:香港迫切需要新的循環經濟模式
著者:共享價值計劃香港研究和內容協調員Olivier Fribourg
A trip to the landfill

八月初,共享價值計劃香港 (SVIHK) 帶領二十多名企業代表作循環經濟的實地考察。這次活動在開始我們的發展循環經濟主題倡議的三個月後舉行。考察的目標單純但富有野心,我們期待透過實地考察激發參與者的熱烈反應,從而觸發合作夥伴公司產生轉變。

可以肯定的是,所有的二十八名企業代表都帶著複雜的心情回家。我們對每天產生的垃圾數量感到震驚和憂慮,這些垃圾被埋在地下,其中三分之一將會被回收¹。我們以前都曾經聽說過有關香港垃圾的情況;然而,這一次就在我們眼前及四周。

另一方面,我們亦因為看到了個人可以透過社會企業而逐步實現夢想而啟發。憑著堅定的決心和貢獻精神,在短短幾年內,從最初有限的知識和資源,也有可能做出改變,可以將大多數人認為毫無價值的材料變成漂亮的家具。心態是可以改變的,價值是可以被重新賦予,我們可以令經濟循環。

垃圾山還是機遇之地?

 

我們的行業合作夥伴蘇伊士集團(SUEZ)熱情地邀請我們參觀位於屯門西北部的新界西垃圾堆填區(WENT)。

香港每天產生一萬二千噸城市和固體廢物 (MSW),在亞洲城市中位居前列。根據環保署 2020 年的統計,WENT 的每日堆填量達到六千四百噸,足以證明其重要性。如果沒有被回收,固體廢物被丟棄後,就會先在七個垃圾轉運站之一短暫停留,然後通過貨櫃船或陸路貨運到達堆填區進行掩埋。

當你面對堆填區時,它看起來像一座佔地一百一十公頃的垃圾山,上面覆蓋著一層亮藍色的防水布。香港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兩個垃圾堆填區,包括了 WENT在內,均由 SUEZ 營運。因為每天都會在表面噴灑除臭劑控制氣味,堆填區的氣味並不像我們預期的那麼糟糕。

香港擁有兩個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堆填區,包括WENT在內,這兩個垃圾堆填區均由 SUEZ營運

 

在垃圾堆填區,SUEZ 幫助開展了多個循環項目。 其中有污水處理和天然氣發電設施,將分解廢物產生的氣體轉化為電力,供應堆填區和香港家庭使用。

我們駕駛到堆填區的頂部,感覺就像一群探險家踏上了新大陸。 站在這座人造的山頂上,儘管烏雲密佈,我們可以看到遠處深圳的建築,還有無數的生蠔養殖場漂浮在與內地接壤的海面上。

壓土機正在移動垃圾,盡可能壓縮它,同時還有源源不斷的貨車開進來傾倒垃圾。 我們不禁想到,在這個不成形的山某處,正堆積著我們自己的垃圾。我們在平日丟棄垃圾時,通常不會多加考慮,當親眼目睹垃圾堆填區會變成了一個更加個人的問題。 我們立即理解到這種直線性的「採取製造棄置」系統並不持續。
WENT將在幾年內填滿

 


WENT 預計將在 2026 年之前被填滿²。 我們消耗太多,丟棄太多了。 現在是時候做點改變,同時動員我們的家人、 朋友和同事們。現在我們清楚明白,直線性系統不是一個選項,循環是唯一的方法。 我們必須減少、重用和回收。

靈感生長在樹上

到訪垃圾堆填區之後的第二個目的地是香港木庫 (HK Timberbank)。香港木庫是 2018 年成立的環保社會企業,其使命是賦予本地被廢棄木材第二次生命。本地木材經常被丟棄在垃圾堆填區而沒有被考慮其潛力。

當我們到達元朗工業區時,首先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新鮮砍伐的木材的香氣。香港木庫的創辦人黃卓健先生 ( Ricci Wong)在一萬五千平方尺的倉庫門口迎接我們,倉庫內有十幾棵樹木正等著被改造成漂亮的家具。

Ricci解釋說:「我們知道如何收集樹木。樹藝師和政府部門在發現一棵垂死或已倒下的樹木時,都會打電話給我們。」

Ricci
一邊帶著我們參觀時一邊解釋,他在創辦香港木庫前對木工一無所知,在大學時他主修的是建築和數碼設計。 在倉庫的一邊,在最近被砍下的樹枝和樹幹之間,有一個外形似潛艇的大型容器,用來烘乾木材。 在倉庫的另一邊,三位藝術家正專注於他們的工作,鑽孔、切割和打磨木材。Ricci:「我通常是裸著上身工作的,因為夏天倉庫裡的氣溫是四十度。 但今天因為你們到訪,我才穿上襯衫。」

「我們知道如何建造國際金融中心,但我們不知道如何處理一塊木頭。」

香港木庫創辦人黃卓健先生

我們走進有空調的陳列室,看到了令人驚嘆的桌子、長凳和時鐘。Ricci向我們講述他創立香港木庫的故事,非常鼓舞人心。 2018年,颱風山竹在山頂馬己仙峽道吹斷了一棵四百年樹齡的樟樹,Ricci生動地解釋:「這棵樹在明朝就已經存在。」

該斷樹共重十四噸,直徑二米,沒有人願意接收處理它。Ricci只有兩天的時間來決定他是否應該接收這棵斷樹並實現他的雄心,還是讓當局把它當廢棄物處理。其他人看到的是負擔,但Ricci看到的是機會。雖然他花了港幣一萬元才把這棵斷樹放到貨車上,但他從未後悔過。今天,你可以欣賞甚至坐在這棵斷樹上,因為它已被重新設計成為在西貢鹽田梓舉行的鹽田梓藝術節的展品 – 樟木長凳。

颱風山竹連根拔起約三萬噸樹木,其中 99.9% 最終被埋在垃圾堆填區。每年,香港從海外進口約三百噸木材,但亦有相同數量的本地木材被送往垃圾堆填區。原因?人們不認為本地木材有價值,也不知道可以如何使用它。

Ricci 開玩笑說:「我們知道如何建造國際金融中心,但我們不知道如何處理一塊木頭。」這是既諷刺又令人不安的現實。他舉了另一個例子,就是香港常見的榕樹,因為它是柔軟、有液體、粘稠的木頭,因為我們不知道如何處理它,總是把它丟棄。但其實,榕木一經乾燥,木質就會變得非常堅固和耐用。

2020 年,香港木庫將三百三十噸本地木材轉化為商業用材料、家具和戶外藝術裝置。市民可以在K11 Musea、賽馬會、全港各間咖啡廳和商店,以及香港政府環境保護署辦公大樓欣賞香港木庫的作品。

Ricci 想走得更遠:他正在與本地大學合作,收集有關香港現有的四百種樹木的資料數據。 目標是像進口外國木材一樣認證本地木材。 日後,個人和機構將會可以認識到香港木材的真正價值,並且減少對進口木材的依賴。 香港木庫計劃為商業機構提供建造建築物和船隻的原材料,Ricci 甚至渴望用他們收集到的木材建造一座兩層高的房屋。

Ricci的熱情和雄心是改變的絕對催化劑。 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出改變,並且受到影響的驅動。 他的旅程證明了大膽的想法加上勇氣和努力相結合可以創造價值。 這是我們希望帶給合作夥伴公司的靈感。

這次實地考察取得成果的秘訣是?

這次考察涉及到一個挑戰。這個挑戰高一百八十米,寬一百公頃,需要民間社會、企業和政府的共同努力。

這次考察邀請了一群有好奇心的人,他們渴望可以親眼目睹這個挑戰以及它的解決方案。

這次考察展現了解決方案。解決方案形式及範圍可能並不相同,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將挑戰轉化為機會。這就是共享價值計劃香港通過發展的循環經濟計劃而在努力實現的目標。我們正在幫助我們的合作夥伴公司確定其供應鏈中的循環機會,並利用合作夥伴關係的力量來創建循環商業模式。這是認識到循環經濟意味著繁榮的經濟,組織、人員和生態系統會在其中蓬勃發展。

我們要非常感謝 SUEZ 向我們展示了他們在 WENT 垃圾堆填區為政府和為香港所做的極其重要和發人深省的工作。

我們還要感謝黃卓健先生為我們打開了他的倉庫的大門,我們期待看到他和他的公司的未來。

Olivier Fribourg是共享價值計劃香港的研究和內容協調員。 他於 2021 4月畢業於麥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獲得商業學士學位,主修可持續發展管理。